望影.

一个随时可能蒸发的人。

今天在Perth的King Park门口的商店避雨的时候看到这几张贺卡,如果不是它薄薄一张6.95澳元我一定会买的。合着35块人民币一张纸,我家里没矿的。

第二张大家就假装没看到吧,我会更的,放心,我会写的。最近在外面玩high了。拖着不写是我的锅。错了错了。

(ó﹏ò。)

周末有重要考试,考完下周就可以更文了!!【假装不记得下个月还有别的复课考试】

给寄几加油,顺便暗搓搓求个祝福……(˶‾᷄ ⁻̫ ‾᷅˵)

【安远】爱丢你(中)

一个发生在关中学时代的故事。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


BE预警!


禁转。



BGM:《爱情》——万岁爷  

(没错我不会链接,链接放评论~)



感谢阅读。






05




后来闫安一直惦记着想办法加林高远微信,但一想到自己的目的不纯,简单的事就显得有些尴尬。哪怕那人就坐在自己旁边玩手机,终是无法启齿。


闫安想起了那个去撩妹的损友,忍不住凑过去打听。


“哥们儿,加上人家姑娘微信了没?”闫安装作若无其事地问。


“当然加上了,你哥我谁啊。”


闫安眼睛一亮:“老哥稳,怎么加的?”


“我就说我上节课的笔记找不到了,想借她的拍一下,然后一翻包哎呀没带手机,就给她留个微信让她回去帮忙发给我呗,人家姑娘可乐于助人了,一下子就答应了。”损友满脸遮不住的得瑟。


“666,好套路。”闫安觉得这个办法非常可行。



闫安坐到林高远旁边,不自觉挺直了腰板。林高远趴在桌上看题,大约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微微皱着眉。闫安觉得在这个时候打扰他不太好,但再不开口,这个星期就又没机会了。


闫安在座位上扭了两下坐正,终于开口:“呃,那个,林高远?”


“怎么了?”林高远抬起头,没有一丝做题被打扰的烦躁,眼睛亮闪闪的。


“我上个星期的笔记找不到了,能不能借一下你的?”闫安一本正经地扯着慌。


“可以可以。”林高远说着开始找笔记。


“我就拍一下,回去抄。”闫安开始装模作样地找手机。


等闫安确认自己已经把身上所有口袋摸了一遍,再作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我怎么忘带手机了!”


“没关系,你拿走吧。”


“不合适不合适,要不……”闫安话还没说完,就被林高远打断:“真没事儿,你看我这个笔记本是活页的,我把上次的笔记拆下来给你,不影响。”说着就把那两页纸往闫安手里塞。


闫安很委屈,剧情不应该这样发展。


但已经这样了,闫安只能努力扯下去:“你这单张纸的我别弄丢了,要不加一下微信你晚上帮忙发给我行吗?”


“也行!”林高远答应得干脆,记下了闫安的电话号码。



闫安回家看到新的好友申请,“你好,我是林高远。”那人的头像是不认识的一个动漫人物,闫安看了一会儿,顺便截了一个屏,才点了通过。闫安觉得至少能做个朋友,这样就足矣了吧。


大抵是因为少年的心思易满足,又或许是闫安对于自己隐秘的情感从不敢奢求什么。






06




社交软件是个神奇的东西,闫安坚持在林高远朋友圈下面评论,让他们的关系终于熟络了一些。



两人的对话偶尔会在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上展开。


——明天帮你占座吗?

——占吧,谢谢大佬。


——作业太多不想上课。

——我也不想上,不去了不去了。


除了这些,闫安也想不出什么话题。



闫安又听见班里女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说:“喜欢一个人就每天去赞ta的微信运动。”林高远每天都是普普通通的两三千步,永远淹没在列表深处。闫安总会把他翻出来,然后悄悄点亮林高远名字右边的那颗小红心,就像真的从心里掏了一份爱给他。


闫安不知道林高远是否注意过,还是觉得新认识的朋友会给每一个人点赞。总之林高远不曾过问,闫安也不会提起。



自从闫安每天都能在朋友圈窥见林高远的生活,他发现自己平常会想起林高远的频率明显高了,对他的喜欢随之也浓了几分。林高远喜欢发热血动漫里的中二句子,会看NBA球赛,会关注运动品牌的新款篮球鞋,是这个年纪男孩子常有的样子,但每一条闫安都会反复看好几遍。



这似乎成了闫安中考前那几十天的一点点动力源泉。






07




后来中考,考完试离发成绩有不到二十天时间。闫安参加完一轮又一轮同学聚会,决定试着约林高远。



——考完试好无聊啊,我都想把五三拎出来再做一遍了。

——我也是,我都快长毛了!!

——明天出来看电影吗,好莱坞新出的动作片昨天就上映了。

——行啊行啊,在哪里?

——我挑一家地址发你吧,明天上午行吗?

——好的!



第二天早上,闫安远远就看见了站在电影院门口的林高远,穿着一件淡粉色T恤,林高远算是皮肤白,竟显得格外好看。


“你终于来了,我都取完票了。”

“啊不好意思,我起的有点晚了,这不是离电影开始还有十多分钟嘛。”闫安不会说自己在家里刮了一早晨胡子。


林高远下意识抓起闫安胳膊往里走,闫安僵了一下,动了动唇,没说话,嘴角却上扬起来。



动作片剧情有些俗套,但打斗场景还是很爽的,闫安心不在焉地不时瞄着身边人,林高远看得还是很兴奋。两个大男生一人抱着一桶爆米花,当然没发生手碰在一起的情节,闫安觉得有些失策。



电影院旁边有一条商业街,两人决定吃完午饭再回去,


“你想去哪个高中?”林高远扒拉着面前意面,忽然问闫安。

“就留我们学校吧,有机会考实验班试试。”

“我想去你们学校。”

“来啊,安哥罩你。”

“我不知道我的分够不够。”林高远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失落。闫安知道,考上市重点一直是他的愿望,但对他来说没那么容易。


闫安放下手里的叉子,顿了一会儿,开口:“肯定够的,我等你。”


“好。”






十分流水账很无聊的一个中。

我。又没写完。下一定完结!

三次依旧忙到起飞啊啊啊,我努力!

再次感谢阅读,日常期待回复~

【安远】爱丢你(上)

一个发生在关中学时代的故事。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


BE预警!


禁转。



BGM:《爱情》——万岁爷  

(没错我不会链接,链接放评论~)



感谢阅读。






00



“某天,你无端想起一个人,他曾让你对明天有所期待,但是却完全没有出现在你的明天里。” ——《再见金华站》





01



林高远结婚那天闫安没收到请柬,但闫安还是从夏易正那里套来了酒店地址。


于是闫安就在那个黄历上写着宜嫁娶的日子,穿着大裤衩踩着运动鞋出了门,和每天下楼倒垃圾一样。


大裤衩左边口袋揣着手机,右边口袋里揣着一千块份子钱。





02



闫安第一次见到林高远,准确说是第一次注意到林高远,是在初三的补习班。


每次坐在一起的损友这次蹭到了前排长头发姑娘旁边,闫安给损友递了个“我懂”的眼神,拎着包看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桌子是连着的,那个位置旁边坐着一个妹妹头的男生,闫安刚想开口,就对上了那个男孩的眼神。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一个友善的表情,那人就对着他傻笑起来,眼角挤出浅浅的皱纹。闫安愣了一下,在这个倒春寒的天气里莫名生了几分暖意,也跟着笑起来,“你好,这里有人吗?”


“没有,你坐吧。”



“你叫什么啊?”男生歪着头看他。

“闫安。”

“我叫林高远。”



补习班已经上了好几次,但闫安对于这个每次都安静写题的男生没什么印象,连长相都不眼熟。这时的闫安还不知道眼前这个冒着傻气的人将会成为自己心口的一颗朱砂,以至于绵亘整个青春。



“咱俩的鞋好像一样。”林高远忽然开口。


闫安低头看了看这两双除了牌子几乎没有相似之处的鞋子,鬼使神差地应了一声:“是啊。”


林高远又傻笑起来了。


闫安想用可爱来形容这个顶着妹妹头的人,但总觉得这么形容一个同龄男孩有些不太妥帖。



老旧写字楼里的教室显得十分脏乱,木质课桌摇摇晃晃,桌面上被写满了字,还有小刀刻划的痕迹,书箱里有糖果的包装纸和空瓶子。


就在这里,故事悄悄开始。





03



第二个星期来上课的时候,闫安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第三排的林高远,和上个星期的位置一样,而上个星期自己坐的位置上坐着另外一个男生,二人正嬉笑着推搡。


闫安没在意,站在门口四下张望,想再找一个位置,却听到林高远的声音。

“老夏,别在我这待着啦,你占人家位置了。”

“老婆你别赶我走啊。”

“滚滚滚。”


接下来闯进眼的就是林高远闪着亮晶晶的眸子,晃着两颗兔牙对自己招手。今天阳光真好,闫安想。



那天阳光是真的很好,光头的数学老师在讲台上念念叨叨复习着基础概念,脑壳晃得人眼疼。闫安没认真听,斜倚在窗台上对着黑板发愣,突然感觉旁边人戳了自己一下,闫安吓得一激灵。


“麻烦你拉一下帘可以吗?”


窗外是有棵树的,春日初生的嫩芽缀满枝头,但也不足以挡住几分阳光。日光从窗口倾斜进来,闫安看到那光落在林高远侧脸上,细小的灰尘在那束光里飞舞,心里的某处一下子被击中了。


闫安慌忙去拉帘,但这里但窗帘也十分旧了,少了几个挂环,蓝色窗帘只能勉强挡住半个窗户。他转过头,那束光还在林高远脸上,男孩的睫毛和唇边的痣显得格外明显,闫安意识到有些情愫在发酵。



闫安是重点中学的标准好学生,品学兼优阳光向上,次次考试都是班里前几名。也许是因为过于懂事,他对于自己青春期的少男心思也拎得很清。


不是没有偷偷关注过隔壁班大眼睛的小个子姑娘,但他知道自己更喜欢同性。



林高远还在眯着眼记笔记,和本子上的光斑抗争。闫安不自觉地把身子往前探了探,刚好遮出一片阴影。他看到林高远的眉头松开了,那人正在自己的影子里,后背被阳光晒得暖烘烘的。闫安没再多想,只是第一次觉得岁月静好。



少年的心事总是莽撞却单纯,确认喜欢上一个人,也不过一瞬间。



多年后无数次回想起这一天,闫安觉得,也许就是一见钟情吧。






04




闫安开始在各种时候偷瞄林高远,林高远写题的时候不会笑,总是微微抿着下唇,但是他听课的时候发现闫安在看他,就会开始傻笑。


闫安刚刚听说林高远就读在全区最差的一个学校,但一直是年级第一。他没纠结林高远会去那所学校的原因,却开始胡思乱想。林高远成绩好看着又傻,在那个都是不良少年的地方会不会受欺负啊。闫安在十多年的人生里第一次萌生出想保护一个人的想法,也深感无力,毕竟自己和他现在连朋友都算不上。



下课的时候林高远先走的,但闫安在公交站又碰见他了。


“好巧。”林高远依旧是傻笑。

“是啊,你坐几路?”

“319”

“好巧我也是,一起走吧。”闫安在脑子里想了一遍地图,坐319虽然绕远,总归还是能回家的。



老城区的路正在维修,公交车七绕八绕,到下一站的时间增了一倍多。闫安来的时候坐的那辆车也是要绕路的,眼前是不熟悉的街景,菜市场附近挤满路边的小贩让人烦躁不已,又有一种过长的时间带来的慌张感。


回去的车厢上人不是很多,前排大爷大妈高声聊着下个月去哪里旅行,两个少年并肩坐在后排的位置上。闫安倚着窗户,想起同桌女生上课偷偷看的偶像剧,两个主角一起坐公车的画面总是会加好几层滤镜,渲染得格外美好。闫安却显得有些局促,林高远对着怀里的书包出神,闫安想了很多话题,关于最新的游戏,昨天的足球赛,又或是新款运动鞋,最后都无从开口。


自己连他感兴趣的事都不知道。


公车还在绕路,闫安又觉得开得有点快了,直到林高远傻笑着和他道别都没想出如何挑起话题。闫安坐在车上看着林高远离开的背影,机械的女声响起,公车起动,那人的身影一下子远了,转过一个路口就再也看不见。


闫安有些挫败,又是连微信都没加上。



闫安自认是个开朗善谈的人,面对一个如此好相处的人却连留联系方式都不敢开口,少年又在心里暗自确认了一遍,是喜欢啊。








我以为能一发完,但是我没写完QAQ。


是BE,你们别锤死我啊 。_(:_」∠)_

无味春风我在努力写,三次太忙了,这个会甜!会HE!

再次感谢阅读。

期待评论~

分享黑撒的单曲《流川枫与苍井空》http://music.163.com/song/357312?userid=454272069 (@网易云音乐)


存梗。

安远的罗睺与奶妈!

有没有太太要写!!!

(✪ω✪)

【安远】无味春风 1

一个普通的爱情故事,情节和语言都很俗。

灵感来源于曾租住在我家对面的一对同性恋人。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

ooc预警!!!

切勿上升真人!!!

感谢阅读。

禁转。









闫安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 从小就生活在这座忙碌的城市,大学毕业搬出来自己住,三年多,一直一个人。



这个城市高昂的房价让人难以承担,闫安租住在市中心的一套小房子里,这不是个什么高档地方,拥挤的大楼比城中村好不了多少。在附近念书整日无精打采的中学生,浑身廉价香烟味的农民工,做着见不得光的勾当的女人,出轨的男人在这栋楼里有两个家,形形色色的人来了又走,任何人都可能出现在这里,聒噪又空洞。闫安偶尔会观察这些人,但更多的时候惦记着攒钱买房子。



今天下班回家,楼里又坏了两部电梯,剩下的两部拥挤不堪,他是被近似于沙丁鱼群的人们挤上电梯的。闫安一个大老爷们缩在边上,耳机里唱着方磊的临客,有点心酸。前面的小个子姑娘不知道多少天没洗头,他低头就能看见,外观和味道都不太好。等到闫安抽出身去按楼层的时候,电梯早已直奔顶层,他认命地靠墙站定,此时电梯里只剩下他和那个头发很油的姑娘,“帅哥,你也坐过楼层了啊。”闫安有点尴尬,含糊应过去,然后装作低头玩手机。



闫安刚进家门就接到理发师的电话,说是车坏在高速上了,最早八点半才能回来,他这才想起昨天晚上约了楼下理发店的小老板剪头发。正月里念在舅舅的面子上没好意思剪,快出正月那几天却在理发师朋友圈看到人家家里生了孩子,整天上窜下跳,生意都不顾不上了。闫安本就毛发浓密,这么久不剪发难免显得邋遢,像只长毛猴子,昨天还被女领导数落仪表不佳。



闫安吃完饭窝在床上打游戏,直到指针指向八点二十,他才开始慢吞吞地下楼。这个时间点的电梯里人不多,只有那些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要去夜店的年轻人,闫安和他们格格不入。他低头玩手机,余光扫见进来了一个人,刚刚春分就穿上了九分裤牛仔裤,紧身裤腿让人一下子就能看出这双腿有多细,白皙的脚踝像个小姑娘。闫安抬起头,发现这双腿属于一个脸上有痣的男孩子,并且那个男孩子也在看他。闫安一瞬间有些慌乱,心虚地乱瞟,只是下电梯前又忍不住看了那个人好几眼。



闫安到楼下理发店的时候老板还没回来。理发店常常是一个居民区的缩影,老人中学生和浓妆艳抹的女人挤坐在一张沙发上,场面有些滑稽。闫安没进去,站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地逗着老板的狗,旋转的彩灯十分晃眼,他总觉得自己刚才有点变态。



老板在八点半准时回来了,看到闫安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媳妇前几天生了个小子”。闫安连声恭喜,却想起三年前自己刚搬到这里的时候,那时还没有这家店,小老板还是对面理发店的老板,短短三年,人家已经离婚又结婚,把店给前妻又开了一家店。自己呢?自己还是一个人。他们社会人真会玩,这是闫安得出的结论。



闫安坐在椅子上看向窗外,强力的灯光让人难以分辨白昼或黑夜,小老板和他聊天,“哥们儿你咋还没对象呢?”


“没合适的。”这句话适合搪塞任何人。闫安已经25岁了,模样算得上帅气,曾经或现在爱慕他的姑娘不少,家里也逼得紧,只可惜,他是个gay。有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闫安总这么想。这年头,像他这样不泡酒吧不混圈的好男人可不多了。



闫安在楼下等电梯的时候,又碰见了那个腿很好看的男孩子,闫安有些惊喜,他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他知道了这个男孩住在十九层,男孩下电梯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他一眼。






林高远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今年刚毕业,留在这座城市找了一份工作。程序员的工作本就忙碌,加之他是新人,八点多下班就成了常态,当然没有女朋友。



林高远今天又加班了,公司离租的房子不远,走回去只有一个路口。但林高远无论什么时候从公司出来,到这个路口的时候都是刚好变成红灯。三十秒的红灯一点都不长,但足以让忙了一天的人十分不爽。林高远心里画着圈圈诅咒红灯和老板,肚子咕咕响起来。去吃碗面就回家看布袋戏,林高远如是想。



过马路的时候迎面走过一对出来散步的祖孙,“爷爷,那些店为什么都关了呀。”“因为要防火灾,这些店的消防不好……”林高远往前望,才发现只是过了一个周末,自己常去的几家店门都用砖砌上了,早晨怎么没发现呢?大概早晨太困了吧。



林高远回到家才想起不仅冰箱空空如也,连泡面都没有了。他吃了一包海苔,决定去楼下711买点东西。林高远在电梯里看见了一个眉毛很浓的人,满心羡慕,却偶然对上那人眼神,连忙移开目光,盯着人家眉毛看太不礼貌了。



林高远买了一份便当,顺手拿了一瓶香蕉奶,然后在零食架前停住了脚步。想吃多力多兹。小包装只有烧烤味的了,林高远不喜欢这种烤糊了的锅底味道。当他把罪恶的手伸向大包装的时候,想起了自己刚刚出形的腹肌,默默收回了手。林高远依旧不甘心地审视着货架,下层摆着国产玉米脆片,看起来差不多的样子,包装也不大,买袋番茄味的尝尝吧,他说服着自己。


林高远站在711临窗的吧台前一口一口吃着便当,窗外路过刚放学到中学生,有男人坐在便道上抽烟,也有腻腻歪歪的小情侣。收垃圾的车倾倒着一个又一个垃圾桶,扬起一大片尘土,笼罩在小情侣周围,莫名有一种韩剧里的浪漫氛围。林高远想到这忍不住笑了出来,又觉得有点讽刺。香蕉牛奶在便当旁边被熏得微热,林高远撕开喝了一口,里面还是冷的。



回家的电梯上林高远又碰见了那个眉毛精,哦不,眉毛很浓密的人。那人好似去剪了头发,有点儿帅啊,林高远眯着眼想。只不过他很快打消了这种想法,因为那个人从上电梯开始就一直直勾勾地看着他,看着林高远心里有点发毛。中二少年的大脑开始思考这个人的危险系数,再看看自己手里的一袋玉米脆片,好像没有能利用的武器。于是他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快步走了出去,侧过头往身后看了一眼,没人跟下来。



林高远在点开b站之后撕开了那包玉米脆片,尝了一片发现除了盐什么味道都没有,像是久置的玉米饼表面那层硬涩的干皮。他拿着包装袋看了两圈,才意识到自己买的根本就是原味的,包装袋上的番茄酱是要自己配的。冰箱里除了剩下的半包甜面酱就再也没有什么别的酱料。今天又是倒霉的一天,林高远想,但他还是泄愤似地吃完了这包没有味道的玉米脆片,竟觉得有些好吃。






“今天的他坐在理发店里,他站在便利店窗前,看着同一条街的不同街景。别急呀,总有一天他们会窝在一起看同一部电影。”月老说。







(最近在两位太太的影响下忍不住开了连载,但是太太们能日更填坑,我……就随缘吧,脐带评论呀)

今天和闺蜜去夹娃娃,看到这个熊蜜汁像大靖……虽然最后没夹到。但是真的蜜汁像啊……🤔

大概要食言了……真的写不完并且真的觉得自己写的好差……最近也忙,也许要等到夏天才能写出东西了……😕